热门手游

“我亲自带队搞电商,我不在乎娱乐直播。”

发布时间:2020-09-19 浏览次数:183

从3月27日开始,他一共录了23场带货直播,每周约2场直播,频率很高。

今天的网红们也对易歌的品牌直播节目进行了统计。现在,在23场现场秀中,有8场品牌秀。其中两位还邀请了黄圣依、田亮等明星加盟。

做直播不仅给易小哥带来了不错的销量和音量,他的粉丝也从500万的直播电商涨到了989.6万。

(在《2020年6月抖音直播消费陈诉》的海量上映中,曾经担任节目主持人的易到不仅成为带货的绝佳案例,还登上了6月TOP10最受欢迎直播间排行榜。)

同样的娱乐电商丰收,也是火上浇油。

在今日网红整理的6月声波收入TOP20主播中,抖音粉丝爆款4360万,带货的体现也比较抢眼。

(据数据网站统计,高火活目前有四场带货电商直播秀,涵盖3C数码、户外运动、家电、化妆品、护肤品、食品饮料等产品。

其中4月份1个,5月份2个,6月份3个,最高销量为4月25日首发的8572万辆。这两场直播节目在5月份的销量不到500万台。)

另外,中歌哥和红炮的关注度比较高。在合路商家团队全力推广的同时,不少商家也向如今的网红打听这些主播的商品装备和招商情况。

首席主播似乎想要活泼,但也有一些主播在开播时是哑巴的。

虽然惠子首秀的成绩和整体表现都比较不错,但惠子从未在整个6月进行过直播。

“电商直播的投入和后续要承担的风险比电视直播要大得多.”一位抖音协会辛勤工作的人表现,虽然现在直播电商是红利期,回报率很高,但往往出现“投入后产出少”的情况。

黄英还表示,节目主播除了投资和风险负担外,还应该有一些基本的选拔思路,在开播前要熟悉商品卖点和折扣。

娱乐业总裁群体不确定

安和某娱乐业协会会长小红说:“做电商其实跟潮流有关,你说三年前做电商,没有这个基因和氛围,你会怎么做,有没有精神和钱一步一步来做?”

但现在“潮与潮”近在咫尺,娱乐导演们还是有点不知所措。习惯了直播间的被动娱乐直播打赏收入,要让大家一下子变成卖产品的主动收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众所周知,电商直播要解决三个方面的“人货场”问题。而这三个方面恰恰是直播协会做电商的痛点。

“我亲自带队搞电商,娱乐直播不管了”

节目主播适合做电商吗?电商主播从何而来?人的问题成为秀昌会进军电商的第一道坎。

“很多公会都是通过招主播、直销商品的方式打法,类似做节目”,

在抖音直播了近三年的勤奋公会会员李先生说,他身边的大量公会已经从节目转到了电商公会,在“人”战术上还在接受传统的“人山人海”战术。

“节目主持人转行电商,主要是看粉丝有没有购买力和消费欲望”

据一位业内资深人士介绍,在传统的节目模式下,直播间打赏用户支持主播80%以上收入的比例不到20%。

但电商直播领域更看重长尾效应,节目主播要刺激直播间80%不想打赏消费的用户,才能在销量上产生效果。

然而,不愿意付费的用户对主播信任度不高,很多秀场主播不知道刺激用户下单的手段,这让很多秀场主播在带货进场的过程中。会消耗粉丝群体中的一小部分信任。

展会公共碰撞面前的第二个问题是商品。

对于新加入的演艺会,直播间需要用一些超低价商品来刺激更多的用户下单购买。但是怎样才能得到用户信任的低价商品呢?

对于演艺会来说,这不仅仅是渠道的问题。公会主播的溢价能力和直播间的销售能力也决定了商家与工惠的合作意愿。

选品策略、商品匹配用户、直播间产品等专业电商技术也是秀昌会的知识盲区。

最后,节目切入门店的场景转换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几天开抖音卖货真的没什么意义。”不仅是用户,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抖音正在逐渐“变味”。

平台味道的改变会引起用户的反感,主播的气势和风格的改变也会引起以娱乐为主的用户的不满。

“而且愿意进来的用户购物心态不强,很多人以看热闹为主。”李先生在商品上经过了很多DOU,但最终的转化还是要整合很多因素才能有效果。

用户进入的是商品,进入的是商店,进入娱乐的是表演。两者之间的转化,除了人和货,整个工作室IP的塑造和推广,也形成了一个全面的“场”,

但也有越来越强的行会。

上面提到的主播易在罗永浩带货的前期挑战中失败了。在如今的网红梳理中,专场上带货的产品早在之前就在他的直播间进行了测试。

“一定是主播先要有效果,才能跟品牌谈互助。”黄英表示,易哥也一定要先自己播效果,然后再去跟品牌对话。另一方面,品牌方也更青睐转型后的中腰主播,主播本身因为与品牌方的互助,可以带来更多的声音。

娱乐协会做电子商务,从明星到大海看起来真的很遥远。如果你感兴趣,下次我就给你讲带领团队当电商总裁的故事。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htm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kefu.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