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係我們
  • 地址:重慶市南岸區南濱路162號2幢
  • 郵編:400061
  • 電話:62630613
  • 傳真:62630613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專題聚焦 > 黨風廉政建設

懺悔與剖析

文/風正巴渝   圖/   責任編輯/   2019年12月19日   字體:【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市各級紀檢機關持續保持懲治腐敗的高壓態勢,堅持有案必查、有貪必肅,查處了一批典型案件。被查處的黨員領導幹部對所犯錯誤進行了反思,並撰寫了懺悔書;這些懺悔書展現了他們思想認識上的轉變過程,是開展警示教育的鮮活反麵教材。現推出專欄“懺悔與剖析”,供廣大黨員幹部引以為戒。

 

夫妻“同心” 用足權力“有效期”——重慶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躍案件警示錄

 

違紀事實:

2018年5月,馮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經查,馮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私自購買、閱讀、存放有嚴重政治問題的境外書刊,對抗組織審查調查,長期搞封建迷信活動;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長期收受下屬禮品禮金,多次接受下屬宴請;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如實報告個人事項,多次私自扣押群眾舉報信,違規在幹部選拔任用中為他人謀取利益;違反廉潔紀律,縱容默許配偶利用其影響為他人謀利;違反工作紀律,不正確履行職責,造成國有資金存在重大風險,縱容妻子幹預和插手執紀活動;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錢款,涉嫌受賄犯罪。2018年8月,馮躍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懺悔書(節選)

 

2018年5月22日,我在本應該退休的時候被組織立案審查調查,我的人生陷入了最低穀。

一、人生蛻變,在貪婪和欲望中自甘墮落。2003年左右,我認識了某私企老板,在不知不覺中被他“俘獲”,認為權力和私利才是自己的追求所在。於是,從吃吃喝喝、收土特產、收小紅包開始,到權錢交易、收受財物。到集團擔任總經理、董事長、黨委書記職務後,我忘記了自己還是一名黨的領導幹部,把自己定位為一名下海的商人,與商人老板、職業經理人對照,認為他們中的一些人能力、本事不如自己,但收入卻比自己高很多,內心極不平衡,自己對現實利益和物質財富的欲望開始增長,將“手中有權不使,過期作廢”“做事要公私兼顧”奉為“聖經”和行動指南。

二、自我剖析,在悔恨和淚水中幡然醒悟。理想信念動搖,信仰缺失。2013年,我認為自己擔任董事長的機會很大,就找到“大師”算官運,得到肯定“答案”。此後,我也順利擔任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職務,對“大師”更是迷信不已。在裝修住房時,按照“大師”指點進行改動。我背叛了自己的信仰,熱衷於參加封建迷信活動,希望從“大師”那裏尋找精神寄托和安慰,在大是大非問題上沒有堅定的立場,完全喪失了一名黨員領導幹部應有的原則和要求。

政治紀律淡忘,無視規矩。我最大的錯誤就是違反政治紀律,規矩意識缺乏,自認為作為集團的“一把手”,其他人就理所應當聽我的安排,對反對意見嗤之以鼻。在中央八項規定出台以後,我對此充耳不聞,不收斂、不收手、不知止,多次參加下屬安排的宴請活動,收受下屬和私企老板所送禮品禮金。

貪欲私欲膨脹,欲壑難填。2014年初,我擔任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後,我想到這肯定是我擔任最後一屆領導幹部,即將退休麵臨養老和孤獨的退休生活,需要更多的金錢,自己手中的權力不用白不用,一旦退休就全部作廢了;於是我和妻子更加急迫、貪婪地通過代理人變現權力:一方麵,我利用擔任集團領導的權力為有關個人和單位提供幫助,謀取利益;另一方麵讓老板擔任我和妻子的代言人,負責與對方建立貌似合法的商業合同關係獲取利益,收取好處費。而妻子負責各方之間信息傳遞、溝通協調,並落實我家應得的好處。

法紀意識淡薄,自作聰明。在老板成為我和妻子的代言人之後,我自認為找到了最合適的利益輸送方式。我本人盡可能地不出麵,具體由妻子、老板出麵參與有關項目合作,並收取好處費,盡可能地掩藏自己。我自以為做得可謂天衣無縫,殊不知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其中權錢交易的本質沒有任何改變,任何的逃避和掩蓋都是徒勞。

縱容配偶親屬,推波助瀾。作為一名黨員領導幹部,我沒有管好配偶、子女和身邊的親屬,縱容放任他們插手幹預集團工作,以致於自己在廉潔自律的底線上全麵失守。妻子在2014年退休以後沒事可做,我就縱容、放任她插手幹預集團的相關工作,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

三、痛定思痛,在淨化和感悟中認罪服法。作為一名有35年黨齡的黨員,我深知,我的嚴重違紀違法行為嚴重損害了黨的形象,帶壞了集團的黨風和廉潔從業的風氣,嚴重破壞了集團的政治生態,也親手破壞了自己的幸福家庭和晚年生活。我犯下的錯誤是極其嚴重的,在此真誠地向黨和組織懺悔,我知錯、認錯、悔錯、改錯。

案件剖析

馮躍被留置時距離退休不到1個月,是典型的“59歲現象”。“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錯誤思想,妻子“枕邊風”的鼓吹,讓馮躍在退休前幾年,特別是到重慶集團擔任領導之後,大搞權錢交易,開啟了最後的瘋狂。

為了掩人耳目,馮躍夫婦並不直接收取現金,而是通過妻子在外與人合夥經商辦企業,借此來接受不法商人的利益輸送。撈紅了眼的馮躍,甚至置上級規定於不顧,強行給有關企業墊資,造成了10多億國有資產存在重大回收風險;而得到墊資的企業自然也“投桃報李”,通過“市場交易”的方式給馮躍妻子入股的公司大肆輸送巨額利益。擅於偽裝,並自認為天衣無縫的夫妻二人,對組織調查更是做足“功課”,在被留置的前一天晚上還在策劃讓妻子背上所有問題外逃,並轉移贓款贓物。

類似馮躍這樣抱著“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錯誤信條,臨近退休開始大肆斂財的領導幹部絕非孤例。在他們眼裏,權力不過是謀取利益的“私器”,退休就意味著船到碼頭車到站,權力歸零,無法再給自己帶來任何利益。因此越是臨近退休,對“權力變現”的緊迫感就越是強烈,妄圖在權力“保質期”到期前肆無忌憚撈足撈夠,為退休後的“幸福晚年”積累物質財富。殊不知心存僥幸的“最後一搏”,最終換來的卻是對“幸福晚年”的致命一擊。可謂“機關算盡太聰明,反害了卿卿性命”!